| 意见反馈
当前位置:首页 > > 大盗都市录 > 正文 回到目录>>
第九章 小外女

“咦,萧逸这位是?”当萧逸来到田甜家的时候,田甜刚刚打开门就看到了跟在萧逸身后的小丫头,不由一脸好奇的向萧逸问道。

只见跟在萧逸身后的小丫头年龄不大,也就十一二岁的样子,看上去文文静静,一身衣服干净而崭新,此时站在萧逸的身后正一脸好奇的看着过来开门的田甜。

“我外女杜点点,城里来的,我爸妈让她跟我出来玩的,付玉她们来了吗?”萧逸一脸无奈的边说边向屋里走去,显然萧逸对于平白无故的多了一个跟屁虫很是无奈。

田甜的父母因为租了村子里砖厂的原因,一天到晚都很少在家,平时也颇为忙碌,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每到放假的时候萧逸几人都是以田甜家为根据地。

“萧逸你来了。”就在萧逸话音刚落,付玉和徐静两人宛如美丽的精灵般,观呼雀跃的从田甜家的里屋跑了出来,同时二女的目光也都看向了杜点点。

“来来,小外女快来叫婶婶。”田甜的第一句话就让萧逸一阵无语,不愧是三女中最为胆大的存在,说出来的话也是这么的惊天地泣鬼神啊。

田甜这话一说完,不仅是当事人杜点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就是付玉与徐静也愣在了原地,一脸黑线的看着田甜。

“额?有什么不对吗?难道不应该叫婶婶?”田甜迟迟没有听到杜点点叫婶婶,反而见杜点点一副傻傻的看着自己,这才让田甜感觉到有点不对的感觉,不由回头看向了付玉与徐静,却见两人也是如同杜点点般傻傻的表情,这才弱弱的向两女问了一句。

然而还不等两女回答,一直没有说话的杜点点却率先一步问出了她心中的疑惑“这位姐姐,难道萧逸舅舅都和你结婚了?但是就算是结婚了,我还好像应该也叫你妗子(舅母)吧?”小点点突然歪着小脑袋一脸不解的看向田甜问道。

“嘎,纳尼,结婚?”田甜终于明白了自己错在了哪里,不由脸色一红,强制笑了笑道:“哈哈,小妹妹真可爱啊,不要这么实在吗,我就是在和大家开玩笑了,对对,就是开玩笑。”田甜说完还怕众人不信一样,又肯定了一句,让付玉和萧逸几人都感到一阵好笑,却也猜出来田甜怕是一个辈分盲,对于辈分和称呼有些搞不清的原因,到是也都没在多说。

不过也因为有了田甜这么一出,让杜点点轻松的融入了众人之中,尤其也不知是因为萧逸的原因,还是因为杜点点那文静的样子,总是瞪着一双明媚而又无辜的大眼睛,总是姐姐长姐姐短的叫个不停,让三女对她喜爱不已,被围在中间不停的嘘寒问暖,看的萧逸一个劲的眼红,却又无可奈何。

让萧逸唯一感到安慰的是,三女虽然不停的对点点嘘寒问暖,但并没有忘记他,不时的会向萧逸问问点点的情况,而萧逸其实也没什么可隐瞒的,张口向三女说出了点点的来历,其实不说三女,就是萧逸在昨天看到点点一家来的时候,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家亲戚。

原来点点是萧逸大姑的外孙女,而萧逸的大姑又是萧逸奶奶在嫁给他爷爷之前生的女儿,也就是说萧逸的大姑和萧逸的父亲是同母异父的姐弟,平时也有联系,只是萧逸并不清楚而已,直到前几天点点一家才在大姑的决定下准备来金山村看看,也是大姑想看看萧逸的奶奶,而点点因为放暑假也被带了过来,直到昨天晚上才下的火车。

听到萧逸的解释,付玉几女都不禁有些唏嘘,更是在心中忍不住对这个文文静静很有礼貌的小女孩点点心生爱怜,可能这件事对萧逸来说并没有什么,但却对于一个小女孩从小到大都没有看过她的太姥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也许相对于没有父母的孩子来说这点伤害并不算多大的伤害,但对于从小有着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等众多长辈一起照顾心疼的孩子来说,她这伤害同样不轻,当然,这也是几女心地善良的原因。

几女突然之间的变化虽然细微,但却无法逃过萧逸的双眼,微微一愣之下萧逸便猜到了几女的想法,不由对于三女的善良心生感动。

“好了,咱们不说这些了,还是好好想想去哪里玩吧?”不得不说,平时话不多的付玉居然在三女中是最善解人意的,深怕在说下去会让点点心情低落,当即站起身故作一脸兴奋的建议道。

“好,我看点点是铁市的,那里附近没有海,咱们就带她去海边玩吧。”认真学习了一个学期,她们三人可不像萧逸那样在五年级下学期的时候就已经自学完了六年级的课程,可以随意的玩耍,此时有了能够放松的机会自然是都兴奋不已,此时听到付玉的建议要去玩,早就有心想要去海边洗海澡的徐静立刻赞同并提议道。

徐静的理由非常充足,在加上现在正是暑期,确实是洗海澡的最佳时候,付玉两人闻言也毫不犹豫的同意下来,而四人中的点点更是在来之前就颇为向往大海,自然也不会反对,如此一来就剩下萧逸一人没有表态。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如今四个女孩都赞同,他萧逸就是想要反对也自问不可能了,再说他从小就向往有水的地方,每年放假也都会去海边洗海澡,所以不管是出于哪个方面他都没有拒绝的理由,唯有点头同意下来。

意见得到统一,三女和萧逸各自回家去取自行车,至于点点自然是要坐萧逸的自行车了。

从金山村到海边将近有二十三四里的路程,以自行车的速度大概需要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此时已经临近中午,四人赶到海边的话正好是中午过一点,还可以让他们尽情的玩耍三四个小时,对于这一点四人都颇为满意。

十分钟后,萧逸带着他便宜外女与付玉三女在村里的老赵家卖店(农村对超市的称呼)汇合,接着一行五人便蹬着各自的自行车,边走边高兴的叽叽咋咋聊了起来。

金山村到海边,这一路上五人需要路过五个村子方能抵达,一路晃晃悠悠的看着四周的景色的同时,付玉三女也不停的像点点介绍着路上的点点滴滴,让本就欢声笑语的路上更是充满了四女的笑声。

费沟村,金山村前往海边需要路过的第四个村子,此时在这条大道的边上三个年轻小伙子正无所事事的看着来往的车辆与行人。

“他吗的,今天运气真是背死了,都半天了才遇见两个小学生,到手不过五块钱,真是坑爹啊。”三人中一名年龄十六七岁的少年坐在道边的杨树下,一脸不满的对另外同样坐在杨树下的两名少年骂骂咧咧道。

“可不是咋的,按理说现在小学都放假了,怎么今天人就这么少呢,要是往常这怎么也凑够二十块钱了,对了彭江你不是说你们学校放假了吗,怎么半天了都没看到你们学校的一个人啊?你小子不会是在逗我们呢吧?”另外一名同样有十六七岁的少年突然对一个年龄不大,看上去也就十五岁的少年问道。

被问到的少年黑黑瘦瘦,身高不足一米七的他,脸上充满了干练,但此刻听到少年的话,却不禁心中一哆嗦,急忙就要为自己辩解,却不料当他准备辩解的时候,在远处的大道上出现几道身影,尤其是当这几道身影随着脚下自行车的前行逐渐接近后,彭江如同看到了失散多年的父母一般,满脸兴奋的对两名青年急呼道:“军哥,乐哥我就是骗我爸妈我也不敢骗你们啊,你们看那几个不就是我们学校的吗。”说话间大道上的数到身影已经近在眼前,距离三人以不足三十米。

“卧槽,来买卖了,看样子还是大买卖啊”军哥听到彭江的话还没多想,但是当他顺着彭江的手指方向看到越来越近的五道身影后,却是一阵兴奋,不多说,五个人一人两块钱那也是十块钱啊,这才一上午的时间就能入账十五,下午再来两笔也就够本可以去游戏厅好好的玩上两把了。

越想越是兴奋,军哥当即二话不说,招呼大乐和彭江就飞快的跑到大道中间挡在了五人的必经之路上,大有一副要打此路过留下买路财的土匪气概。让距离这里已经不远的萧逸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