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意见反馈
当前位置:首页 > > 大盗都市录 > 正文 回到目录>>
第一章 生亦何哀 死亦何苦

天涧崖,说是崖,其实就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存世不知多年,更是在江湖中盛名赫赫,只因江湖中众多名声显赫的武学宗师为了一探天涧崖都一去不回,从此天涧崖又多了一个名字,鬼见愁。

鬼见了都愁的深渊,可见其危险程度,不过此时此刻这个鬼见了都发愁的深渊并不用鬼去发愁,因为有人正在满脸愁容,愁眉不展的看着这个深不见底的天涧崖。

“我说各位,多大仇多大怨至于这样吗?”萧逸抽搐着嘴角,用眼角瞄了一眼身后的天涧崖深渊,一脸苦闷的对身前不远处的十多名气势汹汹的众人苦笑道。

“萧逸,就你这个臭名昭著的采花大盗还有脸问我们多大仇多大怨,直说了,你今天识相一点就自裁,否则我们绝不介意帮你一把,送你去见阎王。”十多人中一名身材瘦小,身高不过六尺的中年人闻言,当即勃然大怒,伸手一指萧逸怒气冲冲愤然怒喝道。

“玛德,不就是给你戴个绿帽子,至于这么大的气吗,还尼玛一副不死不休的样子!”心中不屑的撇撇嘴,萧逸额头却是冷汗直流,无他,虽然带个绿帽子说的轻松,可这也要分对谁不是,对他萧逸是无所谓了,因为他是给别人戴帽子,可对于面前这被戴了帽子的十多人来说,那就绝对不是无所谓的事了,冷汗流下,心中已然知道事已至此,是不可能善了了,虽然他萧逸自认功夫了得,面前这十多人哪怕都是江湖中赫赫有名之辈,但单打独斗也不是他的对手,可以目前这情况,谁还会和他单打独斗?

想想都是病啊。

萧逸修炼的功法名叫采蜜决,名字初一看是毫无高大上的感觉,可其功法却绝对是高大上的功法,修炼起来虽然难度不小,但在这个脚下皆是江湖的宋朝还是比较轻松的。

采蜜决总体分为两个大体层次,分别是十五岁之前筑基期,所谓筑基就是以自身为根本打下踏实的根基,十五岁之后就变成了采蜜期,如名字一般,要像个小蜜蜂一样辛勤的四处采蜜,不过这个采蜜,绝不是采所谓的花蜜,而是女人的蜜桃幽深之处的蜜。而女人的密又分为三种,一种是除夜的血密,一个是修炼有功夫的桃园密,以及最后一种既不是血密又不是会功夫的桃园密,而是普通女人的密。

三种密,自然是第一种密对萧逸的修炼效果最大,尤其是那种既会功夫又是除夜的少女,其次就是会功夫的少妇桃园密,至于最后一种萧逸压根连想都没有想过,虽然效果也有,但相对于前两种的效果微乎其微。

所以在采蜜决这样的限制下,萧逸在十五岁之后就变成了一只殷勤的小蜜蜂,游走在各色女人之间。

不得不说的是,采蜜决的强大还并不止于此,男人修炼采蜜决者会越大英俊,女人会越加漂亮迷人,而萧逸更是眼高于顶之辈,平时游走在各色女人之中,也绝不是平常采花大盗那样饥不择食,是女人就无所不用其极的勾引,或者强上,亦或者是下药等等,他萧逸只会用一种办法,勾引。

直到双方你情我愿的情况下才会顺其自然的发展到床上,而萧逸又知道自己的情况,绝对不能给任何一个女人一个想要的生活,所以他虽然对少女也有很大的想法,却也迫使自己不去做陈世美,自然而然的萧逸就将目标放在了那些年轻貌美又修为高强的美丽少妇身上,可这些人又多数都是那些什么武林盟主啊,各门各派掌门少掌门的夫人。

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走多了夜路,萧逸也终于遇见了鬼,他与各门各派高层夫人之间的那点事很快就如同一阵风一般席卷了整个江湖,自此也就有了萧逸他被这些武学宗师围困在天涧崖的一幕。

没错,这十多人中几乎每一个人的老婆夫人都与萧逸有了那么一层不正当的关系,所以萧逸很清楚自己这次是难逃一死了。

若是别人,在这一刻很可能想的是如何才能逃脱升天亦或者是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拉上两个垫背的,可萧逸不同,他自问自己做的这些确实对不起众人,所以他并没有打算反抗,也没想过拉上一两个垫背的,抱着杀一个保本,杀两个赚一个的想法,他唯一想的是为什么没在有生之年好好的谈一次恋爱,找一个真正的相爱之人。

他可谓尝尽了人间美色,各种各样的美女,燕瘦环肥不一而足,可却唯独没有一个将除夜给了他,找到一个甘愿与他患难与共的那个她。

心中思绪万千,不过是时光瞬间,面前这随便走出去跺跺脚,都能让整个江湖颤三顫的十多名江湖大佬已然开始排兵布阵,显然他们即使不知道萧逸已经心存死志,但也知道萧逸已经走投无路,生怕他最后的疯狂会让己方付出惨重的代价。

一路追杀,好不容易将萧逸围困于此,他们早就对这个年轻又英俊无比的青年有了深刻的认识,自然知道这个看似年轻的混蛋,实力是多么的深不可测,所以他们这一刻虽然恨不得速战速决击杀萧逸,可也只能为了保险起见而准备一起爆发出全力一击,来个一击必杀。

萧逸双眸微闭,听着耳边从天涧崖里吹上来的呼呼风声,思绪万千的心情在这一刻也突然寂静一片,没有了厮杀,没有了怒骂,更没有了即将面临生死的惴(zhuì)惴不安,唯独耳边风声依旧。

“左右都是难逃一死,何不自己结束自己的宿命?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萧逸死也要自己决定自己的生死。”心中打定主意,萧逸的双目瞬间乍然睁开,双眸精光四射,如同电光一般闪现出一道夺目亮光,让正在准备酝酿最强一击的十多名江湖大佬心惊肉跳。

就在他们以为萧逸准备要鱼死网破愤然反击的时候,一个个心惊胆战迅速做好了各种防备,然而接下来的一幕让他们刚刚提起来的心缓缓落了下去,接下来众人就是一阵破口大骂。

却见萧逸明知必死无疑,居然突然间放弃反抗,即使是在他们这么多人的压迫下都不见丝毫弯曲而笔直的身体向后缓缓倒下。

若是平时也无所谓,虽然直直后倒很容易对人体后脑造成致命的伤害,但这对于武林高手有着真气护体的他们来说,并不会造成任何伤害,可眼下不同的是,在萧逸的身后并不是踏实厚重的大地,而是一眼望不到底的无尽深渊,就这么直直后倒,可见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粉身碎骨而死。

心中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想起刚刚心惊胆战的一幕,众人皆是感到脸面无光,加之萧逸虽死,可毕竟没能手刃仇人自然一个个毫无形象的破口大骂。

众人的怒骂声可谓惊天地泣鬼神,但对于已经跌落深渊的萧逸来说,他听到的只有耳边呼呼咋响的风声与肉体如刀割般的疼痛。

寒风似透骨刀,尤其是在萧逸已经心存必死的念头中,并没有运转真气护体,促使这寒风更加犀利。

疼痛侵袭了理智,随着跌落越来越快,疼痛越加明显,不知何时,也许很久,也许就在一瞬间,萧逸逐渐失去了痛感,意志也开始逐渐模糊并开始缓缓归于黑暗。

;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