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意见反馈
当前位置:首页 > > 大盗都市录 > 正文 回到目录>>
第二章 童年萧逸

华夏国,l省葫芦市是一个南面临海,北面临山,西面临近素有天下第一关之称的地级城市,是环渤海湾最年轻的城市之一,是京沈线上重要的工业、旅游、军事城市之一。

葫芦市是国家级园林城市和华夏旅游城市,“华夏国际泳装文化博览会“、“华夏古筝艺术文化节“、“华夏葫芦国际展销会“的常驻举办城市,葫芦市辖区内矿产资源颇丰富,拥有铅、锌、铜、钼等矿产。葫芦市是典型的重工业城市,以船舶制造,石油炼制,有色金属冶炼为主。

葫芦市有多处著名的旅游景点,被誉为关外第一市,燕京后花园。

……………………………………

葫芦市绥县是一个小县城,由于地理位置沿海临山,到也发展的不错,毕竟可以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自然能过上不富不穷普通人的生活,在绥县往北绵绵不绝的群山之中,一个不足千户的山村临山而建,群山虽多,却并不高,最高也不过二百多米,低的更是仅有数十米,可山不在高有仙则灵!

金山村因为一座香火鼎盛素有灵验之名的灵宝观而闻名十里八乡,灵宝观建立在一座近两百米高的山腰之上,灵宝观坐北朝南,山下就是金山村,山后则是无穷无尽连绵不绝的群山,此时天色渐暗,灵宝观也关闭了观门,阴暗的烛火将观内照耀的略显明亮。

一名年龄十一二岁的孩童,头痛无比的拿着一根钢笔在一个本子上写写画画,仔细看去就会看到这个本子上写满了各种各样的小学四年级的题目,所幸题目看上去并不难,只要不是白痴,哪怕学习不怎么好的学生也能轻松自如的解答,但显然这里面并不包括这个写写画画的孩童,否则他也不会是一副头痛无比的样子。

少年名叫萧逸,如今已经是小学四年级的学生,虽然学习不好,但也并不算笨,是金山村萧家萧老四的独生子,因为年龄不大又是农村的孩子,从小淘气的他可谓是上山下海入河玩的不亦乐乎。

金山村南面二十里外是海,北面直接临山,村子不远处又有一条从山中流出的大河,弯弯曲曲向东流去,直达海口。

有了山海河,村子中的孩童自然多了玩耍的去处,萧逸这个淘气小孩自然也在其中,如此也就有了为什么并不笨的萧逸会看着一堆并不难的小学四年级的题目头痛的原因了。

这件事要从一天前说起,周日下午两点多,和往常周末一样,小萧逸跟着几个同龄的孩童徒步前往距离村子不远处的大河,众所周知夏天之中河水最热的时候并不是中午太阳最足的时候,反而是下午两点到四点的时候,就像是你烧开水一样,火焰的温度固然高,可想要将水烧开是需要时间的。

洗澡游泳,这对于刚刚学会游泳又贪玩淘气的萧逸来说有着致命的诱惑,看着河流宽度不足十五米的大河,一群小伙伴四五人快速的脱去衣物,光溜溜的跳到了河水之中。

一番开心玩闹嬉戏过后,突然周帅指着十五米宽的河对面提议道:“咱们游过去在直接游回来看看谁最快啊。”

听到周帅的提议,赵东与徐松两个小屁孩轰然应好,萧逸也是一阵心动,虽然宽有十五米,一个来回就有三十米,不过去掉已经站在河边一米多的地方和对面也不必非要到头,来回一算也就二十七八米左右,这对于萧逸这个刚刚学会游泳不久的孩童来说还是很有挑战力的,在加上总来这个水域玩,哪里深哪里浅都一清二楚,所以也就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何况本来就年幼,对于危险也一知半解,自然没有过分的担心自己。

总共四个人,一个提议三个答应,一拍即合之下,周帅当先一步双手合十前伸,双腿用力之下,整个瘦小身躯顺着水中的浮力轻轻松松扑出去一米多,随即双手弯曲呈内曲形猛然向下打水向后一划,瘦小的身躯便游出去半米多远,却是典型的狗刨式泳姿。

在泳姿上,不得不说狗刨是所有初学者的最佳选择,哪怕是萧逸与赵东,徐松也都是如此,但值得一提的是周帅三人在游泳方面都比萧逸要强上一些,不是说三人天赋多高,而是萧逸父母在萧逸年幼的时候找人给他算过一命,说他有水灾,在十三岁之前一定要小心,最好不要去有水的地方玩,所以每次来大河玩萧逸都是偷偷跑出来,甚至还要担心父母来找,否则很可能会是一顿棒子炖肉,自然而然萧逸来这条大河的次数也就少了。

一群小屁孩游泳,不用说也知道并没有什么看头,毕竟前前后后都是一个姿势,距离又近,所以很快周帅便游了一个来回。

此起彼伏你走我回,周帅以后就是赵东,赵东之后就轮到了萧逸,只见萧逸同样狗刨的标准姿势努力划水,双脚不停在后如同上下打水,同样瘦小的身躯缓缓前进,比起周帅赵东两人虽然速度略有不如,但也逐渐前进。

当游到河对面的时候萧逸已经可以感受到力量在快速的流失,不过萧逸虽然年幼,但却有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头,不想被几个小伙伴笑话的他,只能咬紧牙关艰难的在水中调头开始了更加艰难的返程。

十米,六米,五米,看着胜利在望,岸边就在眼前,萧逸心中满满都是动力,心中为自己加油的同时手脚并用努力向岸边继续前进。

两米,就剩下两米,按照以往经验两米的距离已经可以双脚着地,水位正好没到一米四多一点的萧逸脖子,心中一定,萧逸当即放弃继续前游的打算,想要双脚触地,却不料判断失误,当水位没到脖子依然没有触地的感觉后,萧逸心中一慌,本就快要脱力的他哪里还敢继续往下踩?只能奋力继续往前再游几步。

体力逐渐耗尽,两米距离看似不远,可却也需要极大的体力支撑,艰难的划动双臂,瘦小的身躯以细微的前进速度向岸边靠近。

两米,一米七,一米五,终于在心中信念与不屈不挠的坚持下胜利即将来临,却不料还不等萧逸来得及双脚踏地,就被在水边的小伙伴狠狠推了一把。

一米五瞬间被推开,猛然的一下力量使得萧逸距离岸边的距离再次拉开,整整近三米的距离。无奈,生命的危机降临,萧逸不知自己哪里来的力气,顷刻间爆发双臂努力摆动,双脚不停打水,三米也再次缩短到了一米五,可悲剧再次发生,又是一股巨力传来,一米五也再次变成了三米。

连续三次努力,三次被推回河里,终于耗尽了萧逸最后一丝体力,一口气憋在胸口却是漂浮在了水面。

轰,一声毫无声息的巨响在萧逸脑海中炸响,瞬间脑海中归于空白,这一刻萧逸惊奇的发现周围的一切声音都丝毫不差清晰的传入耳中,岸边小伙伴欢乐的笑声,微风吹动水面涟漪荡动水面的水声都如此的清晰,时间缓缓流逝,萧逸已然忘记了时间的概念,不知多久,也许只是瞬间,也许是过去了许久,他听到了小伙伴们焦急不安的呼声,接着他又感受到有人拽住了他的手臂向岸边拉扯,看样子是要将他扯到岸上,想到这里萧逸心中一松,随即便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快快,将他倒立起来,让他把水吐出去。”当萧逸醒来的时候,耳边响起了一阵阵焦急的呼喊,感受着虚弱无力的身躯被人摆弄,萧逸心中不禁有些莫名其妙。

我不是坠下天涧崖了吗?怎么还要将我倒立起来吐水?难道是天涧崖下面是一个巨大的深水湖泊,我并没有死,只是溺水?我被救了,可怎么听起来这声音这么细嫩,好像是小孩子的声音,难不成救我的是小屁孩不成?

“轰”脑海中一声闷响,萧逸只感觉自己头痛欲裂,强烈的疼痛就像是被人强硬的装进了很多东西一般,本就虚弱的身躯,当即受不了这般剧烈的疼痛,眼前一黑,陷入了昏迷之中。

;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