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意见反馈
当前位置:首页 > > 大盗都市录 > 正文 回到目录>>
第三章 萧逸苏醒

“你们说怎么办吧,就说不要闹了,现在可好,萧逸都昏迷了有半个小时还没醒,要不咱们赶紧回去告诉萧逸爸妈吧。”迷迷糊糊中,萧逸耳边传来一声稚嫩的焦急催促声。

“别啊,萧逸不还有呼吸呢吗,应该不会有事的,要不我们在等一会好了。”徐松担忧的看了萧逸一眼,虽然心中也很害怕,但更怕回去后被大人知道从而招来一顿暴打。在农村,父母教育儿女,尤其是儿子,很少会有用理论道理去教育的,反而更多的是使用棍棒教育,所以赵东和周帅在看到徐松担忧的表情后,都想到了父母的严厉,不禁一时无语。

几人说话的功夫,谁也没有发现萧逸早已醒来,只不过此刻萧逸刚刚睁开的双眸之中显得迷茫一片,尤其是在听到几个孩童的话后,更是一脸疑惑的抬起头看向三人。

“啊”正对着萧逸的周帅突然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惊呼,一脸惊喜的伸出右手,指向萧逸方向。

突如其来的惊呼愣是将背对着萧逸的徐松和赵东吓了一跳,当看到周帅一脸惊喜指着他们身后的时候,当即扭头向身后看去,却见萧逸不知何时已经站了起来正一脸漠然的看着自己三人。

“哈,萧逸你没事了,可吓死我们了。”徐松看到身后只有站起来的萧逸,心中一喜,笑着对萧逸说道。

“你们认识我?”萧逸眉头一皱,虽然不止一次听到几人提起自己的名字,而萧逸也感觉眼前三人颇为眼熟,但理智却清楚的告诉萧逸,他并没有见过三人。

想到这里萧逸又感到一阵头痛,突然心中一动指着徐松几人依次道:“徐松,赵东,周帅?”

“哈,你小子可真逗,我还真以为你傻了不认识我们了呢。”徐松先是被萧逸问的一愣,接着被萧逸道出名字才知道萧逸是在和他们闹玩,不由放下心来的笑道。

两点多出来,一番嬉戏笑闹差不多已经三点半,现在萧逸又昏迷了半个小时,时间已经达到四点,一群孩童早就焦急无比,要不是萧逸昏迷,怕是早就回家了,毕竟他们三个父母管的不严是不严,可出来这么长时间父母还是担心的,所以见萧逸无事,赵东便率先提议往回走,准备各回各家。

徐松自然没有意见,放在平时不用赵东提议,每次不是萧逸最着急回家就数他了,所以赵东的提议正合他意,至于周帅正一脸迷茫的看着萧逸,不知心中想着什么,反观萧逸,同样一脸迷茫,时而皱眉,时而甩甩头同样不知在想什么,赵东与徐松这两个小屁孩哪里管萧逸和周帅如何,在他们看来既然萧逸醒了那就没事了。

行走中,萧逸头疼欲裂,步履蹒跚,只因为在他的脑海中,一个个与他看似毫无瓜葛又息息相关的画面忽闪忽现,从四岁记事开始一直到来此游泳洗澡,就像是放着一个数百倍快进的电影一般,却又可以让他清楚的记住这一切,唯独美中不足的是,这些画面出现的都只是片段,其中少了很多生活,不过也所幸出现的画面都应该是重中之重的记忆,所以才会以片段画面的形式融合到他的脑海之中。

没错,此萧逸非彼萧逸,现在的萧逸正是跌落天涧崖的采花大盗萧逸,至于他为什么没有葬身崖底,说实话萧逸也不清楚,他只记得没有真气护体的他在在寒冷彻骨的罡风中很快便失去了意识,直到不久前才迷迷糊糊的醒来,却惊奇的发现自己居然没死。

这个惊奇的发现让萧逸颇为兴奋,虽然刚刚醒来,发现周围的一切都是如此的陌生,但能活着岂不是就够幸运的了,何必还强求太多呢?然而还没等萧逸来得及高兴,就被一阵强烈的头痛侵扰,也是此时此刻萧逸才明白了自己并不是没死,而是属于一种借尸还魂的样子复活了,当然对于这点萧逸很是过意不去,因为在刚刚的记忆片段中他已经看到,孩童萧逸其实并没有死,只是陷入了一种自我保护的昏迷之中,而他在迷迷糊糊中侵入了其中,从而以他成熟又修炼过采蜜决的强大灵魂将孩童萧逸的灵魂给融合,或者说是吞噬了,这也是他脑海中为什么会出现记忆片段的原因,当然这些记忆片段因为不是一个灵魂的原因,即使被吞噬也少了很多,所以还能被萧逸记住的都是很重要的一些。

对于吞噬了孩童萧逸的灵魂,萧逸还是感觉很过意不去的,虽然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但毕竟无冤无仇,他萧逸虽是采花大盗,但自问做什么都对的起良心,然而这一次他深感良心不安,在加上他上一世父母早亡,不足七岁就剩下他自己跟着师傅生活,所以萧逸不禁暗暗决定以这个新的身份孝敬一番这一世的父母,何况经过灵魂的融合,在萧逸的心中也已经将这一世的父母当成了亲生父母。

果然,回到家中,萧逸看到这个眼熟的陌生人,不仅没有一点陌生感,反而有着一种血浓于水的感觉存在,当即露出了一丝满足的笑容,有父母的感觉真好……

星期一,周末一天不知不觉的过去,灵魂的转变使得萧逸的生活从遥远的古代演变成现如今的生活模式,早上六点中按照上一世的习惯一番晨练回来,在萧母诧异的目光中回到了家中。要知道以前的萧逸几乎每天都是在萧母不停的催促中方才慢腾腾的起床吃饭,哪像今天这样不足五点就起来出去晨练?甚至夸张的说,萧逸今天起床的时间简直比打鸣的公鸡都早,不过萧母虽然诧异,但对于儿子这往好方面的改变还是颇为高兴的。

在母亲嘘寒问暖的关心中,三口并做两口干掉了满满一碗饭后,萧逸才怏怏不乐的背上相对于普通孩童不轻,对于萧逸来说并不重的书包走出了家门。

骑上破旧的赛克牌自行车,萧逸晃晃悠悠的向距离村子约有五六里之外的学校骑去。

碣石小学,始建于1999年,距离萧逸所在的金山村大约六里多的路程,也是萧逸自打上学开始的第二所学校,同时萧逸也是碣石小学的第一批学生,只不过那年他正好上小学三年级的下学期。

碣石小学设施齐全,师资力量强大,学习环境优美,当然这些都是相对于萧逸以前的学校和整个万家镇的其他小学来说的,不然仅凭一个镇子里的小学,在好又能好到哪里?

然而即使如此,萧逸也已经颇为满足,要知道在来碣石小学之前,萧逸所在的金山村小学整个教室仅仅只有六间,算上学前班,每年金山村小学都会少一个年级。比如今年没有一年级,明年就没有二年级,总而言之,环境真的很差,这也是镇子里建设碣石小学的原因之一,同时也将与金山村同样两所环境的小学一起取缔,一同搬到了这个新建的碣石小学中。

因为教室的增多,三个小学同年级的学生汇聚一堂,自然而然的每个班级都形成了两个班级。

之所以是两个班级,而非三个学校变成三个班级,原因就在于开源节流。

三所原小学,每个小学都代表一个村子,而三座村庄都不算太大,同龄的小孩数量也是有限,所以将三个村庄的同龄学生分成两个班级一是有利于管理,又能节约教室,何况新建小学的教室也比以前各自村子的小学教室要大上不少,学校领导才如此安排。

四年一班,萧逸怀着不知是兴奋还是忐忑,也许是掺杂了各种复杂难明的情绪走进了教室,看着一群略显稚嫩青涩的脸庞,心中思绪百转千回,曾几何时他萧逸也如同现在这般就读私塾,寒窗苦读,更是在师傅的威逼利诱之下苦学琴棋书画,使得他样样精通,甚至毫不夸张的说,在萧逸那个年代,他是没有考取功名,不然不说是一个文武双全的状元,也会是三甲之列,由此可见萧逸的文化并不低,他也一再的认为自己再也回不到那个青涩的年代,然而世事无常,当他走进班级的时候,如果不是时代的衣着不同,他甚至有一种回到小时候的感觉。

当然,现在的萧逸也是一个小屁孩,只不过所学的却是不同,尤其是看似简单的一堆阿拉伯数字互相相加相减与乘除法更是令他头痛无比,毕竟思维已经固定,突然改变的确有些强人所难。

不得已之下萧逸只能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想法,整整一天下来都在努力的用心苦读,所幸萧逸虽然缺失了很多记忆,尤其是他不怎么喜爱的课堂,但却对于所有同学都记忆犹新,全班五十四个同学全都认识,这才避免了他的尴尬,最后萧逸更是不耻下问的向同桌,也是四年一班的班长徐静询问并学习。

不得不说,学校的安排还是很人性化和互补的,萧逸由于以前学习一直处于班级的下游,所以老师贺久华将学习数一数二的班长安排到了萧逸的同桌。

一天的课程在萧逸的埋头苦读中悄然度过,下午四点半,萧逸骑着他那辆赛克回到了家中。

一脸轻松的将书包随手扔到了沙发上,顺其自然的冲着厨房中的母亲喊道:“妈,我饿了,饭还要多久能好啊。”

“小逸先去写作业,饭要一会才能好呢。”母亲的声音在厨房中传来,却迟迟没有得到萧逸的回答,没有多想,以为萧逸是想偷懒看会动画片,对于自己这个儿子萧母还是很了解的,调皮捣蛋样样精通,就是学习不好好学习,不过也没有办法,小男孩有几个爱学习的?慢慢的改吧。

卧室内,萧逸并没有像萧母想的那样在看什么动画片,反而是在喊完一声饿了之后就突然陷入了沉默。

萧逸虽然在心中认可了现在的身份,也打算以这个身份生活并孝敬父母,但在内心深处又岂能没有一点隔阂?尤其是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才不过一天的时间,难道自己真的已经在心中接受了吗?可若是没有接受为什么一声妈我饿了,会那么自然而然的喊出口?

也许是灵魂中还有那个萧逸的记忆存在吧,被那个灵魂的潜移默化,虽然只是短短的一天,可还是在心中认可了父母,这也许就是所谓的亲情,血浓于水吧,萧逸在心中如此的回答自己。

;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成功